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v3书院 >>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 第178章 江宴廷,我们曾有过孩子(3更)

第178章 江宴廷,我们曾有过孩子(3更)

距离上半场比赛开始,还有不足一刻钟,唐菀余光瞥了眼空位,“二爷怎么还不到?”

“大哥说过来,就肯定会到的,别急。”江锦上垂眸看了眼腕表,此时观众席稀稀拉拉坐了一些人。

这种少儿比赛,足球观赏性没那么强,过来加油助威的,都是各个孩子的家长亲友团。

之前被打的男孩,那家长也没脸留下,说是带他去医院检查,提前离开了。

眼看比赛要开始,已经无人再进场了。

江江坐在替补位置,时不时偏头看向家长席,嘴上说无所谓,心底在乎得要命。

**

而此时另一边

沈知闲是八点接到江宴廷电话的,不过她没接,可是过了两分钟,手机震动着:

【我在你家楼下,如果你不接电话,我就上去找你了。】

楼下?

沈知闲偷摸掀开帘子,往楼下张望,的确有江宴廷的车,而他正站斜靠在车边,低头在弄手机。

这个人是傻子吗?这么冷的天,站在外面吹什么风?

只是下一秒,他好似有所察觉般,忽然抬头,虽然窗帘只拉开了一条细缝,可江宴廷还是勾唇笑了下,似乎早已看透了她。

而对沈知闲来说,他眼神直勾勾,就是冲着自己来的,目光撞上,倒是弄得她心底一惊,手机再度震动:

【你下来,还是我上去?】

沈知闲咬了咬牙,【我下去。】

【收拾打扮一下,我带你去见个人。】

见人?

最近谢家那边已经给她透了风声,表达了江宴廷愿意和她交往的意愿,现在就看江家其他人的反应,以及她的态度了,还特意叮嘱她要打扮一下,该不会是去见他家里人吧?

见家长?

一想到这种情况,沈知闲觉着呼吸都陡然变得急促几分,不过她只简单换了衣服,就下楼了。

江宴廷今日穿了一身黑色西装,外面套了件长款黑色羽绒服,一手插在口袋里,一手拿着手机,似乎正在打电话,寒风将他头发吹得散乱不羁。

精英气质,却又透着股桀骜。

看到她下楼,挂了电话,打量着她,她穿得算是比较居家,只是简单洗漱了下,素面朝天,半张脸裹在围巾里。

沈知闲低咳了声,没敢看他的眼睛,那双眸子,犀利深邃,黑得惊心动魄。

“吃早饭了吗?”江宴廷走过去。

“还没。”

“带你去吃点东西?”

“我在家已经煮了粥,你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

“上车说?外面挺冷的。”江宴廷建议,这楼梯过道,算是一个小通风口,寒风直往里面钻。

“就在这边说吧。”沈知闲也不傻,这要是上了他的车,只怕就下不来了。

“那往里面走一下吧。”江宴廷完全顺着她,往过道里面走,这边风稍微小一些,也不会碍着别人上下楼。

沈知闲跟着他往里走,这边光线很暗,空间极小,就算不故意挨着,两人衣服边角也能擦出火花。

可能是因为静电,两人只是擦了个肩,沈知闲头发尽数竖起来,贴到了江宴廷衣服上,她抬手把头发拢下来,只是下一秒又贴了上去。

如此反复,倒是弄得她又急又恼,恰好手腕上有头绳,她便抬手准备把头发束起来,只是衣服穿得很多,动作显得有些笨拙。

“我来吧。”江宴廷从她手上拿过头绳,绕到她身后,伸手给她拢头发。

沈知闲头发不算特别浓密,却非常垂顺,他低头,一手拢着头发,另一只手则帮她将周围参与的碎发拢过来。

冰凉的指尖,从她耳侧,脖颈,以及头皮蹭过,惊得她战栗。

他动作不算熟练,甚至还扯到她的几根头发,她轻轻“嘶——”了声。

“出院也不通知我一声?”

头发被拢起,耳朵露出来,他靠得又近,指尖虽然被寒风吹头,可呼吸吞吐间,却都是热意。

“我的身体自己还是清楚的,没什么大碍,没必要在医院住着。”

头发刚束好,沈知闲刚想与他拉开一些距离,江宴廷长臂一捞,把她从后背紧紧搂进怀里。

两人贴得很近,几乎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沈知闲愣了两秒,没动,静默着。

她很瘦,即便穿着厚实的外套,从后面也能轻易把她紧锢住她的腰,江宴廷下巴抵在她肩胛骨处,呼出的气息,一丝不落,都吹进了她的脖子里……

“你身上怎么那么香。”

压低的声音格外有磁性,这话就好似有什么东西,在她耳边炸开。

她整个人有内而外,整个脸就迅速充血,俏脸瞬时红透,她缩着脖子,恨不能把自己埋埋入围巾里。

“江宴廷——”

她刚想挣扎,就听到有人下楼的声音,因为是邻居,平时难免进出门,难免会碰到,声音熟悉,她挣扎得更厉害。

“你再动,我可不能保证会当着你邻居的面对你做什么?”

沈知闲听着声音越来越近,也不敢太大动静。

而这邻居,显然看到了楼梯过道内侧,有两个人抱在一起,只是这个角度,只能看到江宴廷后侧,沈知闲被他搂在怀里,自然看不到任何东西,反而是这邻居觉得不好意思,快步离开。

沈知闲这才挣开他的束缚,转头面对他,这心底波涛汹涌,脸上还佯装得非常平静,“这么早过来,有什么事吗?”

“我说了,带你去见个人。”

“其实……”沈知闲咬了咬唇,“你的想法,我大概都听谢夺说了,不过我觉得我们并不合适。”

“以前的事,那都过去了,现在我们都有各自的生活,其实这样也挺好的。”

“就不要互相打扰了。”

……

江宴廷看着她,“那你还喜欢我吗?”

“心动这种东西,完全就是荷尔蒙作祟,就算以前喜欢,这种状态,也不可能持续这么多年,况且……”

沈知闲话没说完,江宴廷就往前一步,直接捧住她的脸,低头,便狠狠吻了下去。

她脑袋嗡地一声。

好似有什么东西瞬间炸开,一片空白。

可即便她再挣扎,也无法撼动他,直至她下了狠心,狠狠咬住他,尝到了血腥味儿,他也没松开。

“沈知闲,你看着我的眼睛,再把刚才的话说一次!”

他的手指紧紧抓着他的肩膀,力道大得,甚至有些疼。

沈知闲也是被逼急了,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力气,直接把他推开,“江宴廷,那天你也在医院,我得了什么病,你心底不清楚吗?我以后没办法要再孩子了!”

“你已经为我生过了……”

他话没说完,就被打断。

“他早就没了!”她声音很轻,似乎在说一件无关痛痒的事,“没了,一出生就没了,我没保住他……”

她冲着他,轻松一笑,倒是刺激得江宴廷心肝都疼。

“我就匆匆看过他一眼,皱皱巴巴,还挺丑的,出生时候怎么拍他屁股都没哭,没想到后来还是没能留住他。”

“我连他声音都没听过!”

“我觉得自己挺没用的,生个孩子吧,把自己折腾得半死,连孩子也没留住,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

“看到你,我总是回想起以前的事,我这里就疼得翻搅,根本睡不着……”沈知闲伸手捂着心口,“我没办法,你懂吗?”

江宴廷没作声,伸手把她搂进自己怀里,她这次没挣扎,只是低低笑了声。

“就算我喜欢你,我也没办法面对你……”

“你现在也有自己的孩子了,没有哪个孩子,希望父亲给自己找个后妈,我也没办法面对他。”

“我们就各自安好,放过彼此吧。”

沈知闲原本觉着,说出某件事,可能会是天崩地裂那种,没想到会以如此平静的语气告诉他,压在胸口那块大石搬开,她倒是轻松了些。

可江宴廷听得出来,字句背后,是悲痛后的绝望无力。

所以她说得每个字,都好似千斤重一般压在他胸口,让他喘息艰难,只能哽着嗓子说道:

“孩子……真的没了?”

沈知闲苦笑着从他怀里挣开。

“对不起,当年我……”

“算了,这都过去了。”

“谁告诉你孩子没了?”

“这重要吗?”沈知闲耸了耸肩,故作轻松。

“闲闲……”

“我先上楼了,估计再迟一些,我的粥都要糊掉了,那以后……”她笑道,“还是别联系了吧。”

最后几个字,她说出口,连声音都是颤抖的。

江宴廷看着她与自己擦肩而过,缓缓往楼上走,约莫是到了二楼,上面忽然传来她崩溃的哭声……

竭力得隐忍,此时此刻也伪装不下去了。

她紧咬着唇,哭声还是从她嘴角不断溢出,江宴廷抬脚往楼上走时,她却动作更快得狂奔上楼,飞快开门。

“嘭——”门又被重重撞上,好似将他们隔绝在了两个世界。

江宴廷看着紧闭的房门,隔了许久,低声说了句,“今天别出门,晚些我会再来的。”

沈知闲靠在门后,崩溃至极——

**

江宴廷并没直接驱车离开,而是去一侧超市,买了包烟,抽了大半包,直直嗓子都呛得疼了。

手指扔紧紧捏着烟蒂,手背青筋乍起,烟头被捏得变了形。

当年到底是谁骗了她!

他与江江是做过亲子鉴定的,自然确信这是他儿子,可沈知闲的故事里,他却早就没了,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

当时他想告诉她,那孩子活着,只是她崩溃的模样,好似一句话都听不进去,空口直言,只怕她会觉得自己在糊弄她,更难受。

这事情乱得很,她心底认定的事,只怕不见到孩子,她根本不会信!

手机忽然震动起来,江江的……

“喂,爸爸,你怎么还不来啊?”江江声音压得很低,此时比赛马上开始了,他借着上厕所为由,偷偷打了个电话,毕竟他不上场,教练并没紧盯着他。

他此时坐在马桶上,晃着小腿。

“我马上过去。”江宴廷将烟扔掉,抬脚碾灭。

眸子阴沉,寒光毕现,饶是控制着,可嗓子嘶哑,情绪显然不对。

“爸爸,你是不是知道我打架了?二叔已经教训过我了,我也认错了,你不会生气了吧。”江江以为他情绪不对劲,与自己有关,况且打架的事,本来就瞒不住,他也没想藏着掖着。

“不是,比赛结束,我带你看妈……”话到嘴边,又被他咽了回去,“带你看个阿姨,好不好?”

“阿姨?”江江手指不停抠弄着衣服,“什么阿姨啊?”

“你见了就知道了。”

“爸爸……”江江还想说什么,支吾半天,却没说出半个字。

“怎么了?”

“没事啊,我就是担心阿姨不喜欢我。”

“不会的,我马上就到那边了,你好好比赛。”

江江挂了电话,站在原地想了很久,每个小朋友父母都到了,他的爸爸一直没来,心情本就很低落。

自己打架,一点也不乖,爸爸又要带阿姨回来,可能以后他们还会有自己的小孩,估计就更不在乎自己了……

越想越委屈,他一点都不想见什么阿姨!

……

家长席,唐菀看了看腕表,“五哥,江江是干嘛去了?就是上厕所时间也差不多了吧。”

江锦上早已看了几次手表,离开的时间的确太长了。

“你等着,我去后面找找。”观众位置,与选手候场区,完全不同,江锦上绕了一圈,才抵达后场。

此时比赛已经开始,无论是否上场,孩子几乎都在场内,唯独不见了江江。

江锦上先去了洗手间内,空无一人,可他的儿童手机,却被丢在了盥洗台上。

“爷,这个……”江措拿着手机,特意打开看了下,“是小少爷的。”

江锦上呼吸一沉,感觉很不好。

喜欢婚后被大佬惯坏了请大家收藏:(www.v3sy.com)婚后被大佬惯坏了v3书院更新速度最快。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最新章节 -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全文阅读 -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txt下载 - 月初姣姣的全部小说 -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v3书院

猜你喜欢: 窈窕淑女驯夫记冷面情人的逃妻萌宝俏妈:无良前夫请签收303室帅哥军团·13上司有令:独宠萌妻不羁玫瑰帝国首席:甜宠亿万老婆重生之空间少女逆袭人生总裁恋上小甜心婚内兽爱如果这都不算爱重生之妻本风流岂言不贪欢乱世之烽火佳人重生奋斗农村媳毒舌攻防战重生之寒门贵女甜妞追逃夫契约恋人,请签字婚姻生活的微分定理重生之珠光宝妻岁月轮回,母爱无边你的天空我的城蜜宠青梅:学霸哥哥,轻轻吻穿越五零抢夫记明月度关山
完本推荐: 踮着脚尖的爱:独舞全文阅读海月明珠全文阅读掌珠全文阅读鸿蒙诸神斩妖孽:执掌轮回全文阅读大灾纪全文阅读龙骑禁军全文阅读帝凰魅后全文阅读重生豪门贵女全文阅读傲世九天全文阅读宋时明月全文阅读血族迷情:吸血鬼的专宠全文阅读美人罪倾城全文阅读将夜全文阅读同时收养男主和反派以后全文阅读妖王宠邪妃全文阅读枭雄霸道爱:情迷小魔妃全文阅读昏君全文阅读绝色医仙:迫嫁公主绝情帝全文阅读天珠变全文阅读王府嫡女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九天乘龙佳婿天才小神农大佬退休之后史上第一密探生活系游戏自带锦鲤穿六零沧元图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凌天剑神穿去史前搞基建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快穿之历劫小妖精穿到民国吃瓜看戏帝霸天神诀都市绝品仙医家有悍妻怎么破东晋北府一丘八龙血神帝宋先生你又装病无垠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万兽朝凰坤宁妖精下山搞事业超脑太监这个地球有点凶倚天之屠尽群雄霸总他又被离婚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最新章节手机版 -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全文阅读手机版 -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txt下载手机版 - 月初姣姣的全部小说 -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v3书院移动版 - v3书院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