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v3书院 >> 一笑倾国 >> 第64章 兰妍计诱褒洪德 淮夷太子横空来

第64章 兰妍计诱褒洪德 淮夷太子横空来

1:

褒姒回屋落座,褒晌以殷切期待目光看她,忍不住道:“不知毓儿她……”低头一叹:“这孩子,和杨氏不合,脾气古怪些,还望娘娘多多担待。要过年了,也不能相互走动,唉!”

褒姒抑着愧疚,温声道:“真是不巧,姐姐有事出去,没在宫里。我们在此还好,父母亲休要挂怀。”

片刻后褒晌满怀遗憾地拜辞,褒姒和云儿在宫门外的丹墀上目送,看着他一袭紫袍在视野里消失,褒城过往,历历在目。褒姒满怀的伤感,不知不觉落下泪来。

下雪不冷化雪冷。太阳高照,空气冷得势要割破血管。宫娥寺人手缩在袖管里不愿伸出来。云儿拉着在往事里呆滞的褒姒手道:“小姐别伤感了,这儿好冷,咱们回去吧?”

褒姒指着在宫门前广场上往返搬运木材的一群寺人道:“他们在做什么?”

云儿搓着手,缩着脖子道:“要过年了,这可是宫里最隆重的节日。大王诏令内侍监搭建歌台,用于正月里一连七日的温酒赏雪盛宴。听说过年时大王不仅要带众嫔妃守岁、筵宴、祭祀,在年节夜里,还钦赐羊脂膏给带着夫人进宫拜年的近臣,即意味着赐予他们无上的荣光、恩泽。我还听说,番去寿仙宫贺岁拜年者,申后皆重金打赏……”

褒姒若有所思,拉着云儿手回到内殿,边在壁炉上取暖边道:“等到过年时,我要亲笔写福、寿二字,送给文臣武将。”

云儿闻言喜笑颜开,拍手赞道:“这当然好,给大臣们娘娘的墨宝,也算是无上恩德。”

褒姒到一旁花梨木几上练字,云儿磨墨。白帛边上压着纸镇,一侧放着玉石笔搁,修竹纹青瓷花瓶里插着妍妍的梅花,陈色物品被靠墙摆放的几株四季海棠盆景点缀得赏心悦目。后壁上悬挂着武王伐纣图,波澜壮阔中亦现往事峥嵘。

姬宫涅二年除夕,阖宫欢庆。也是褒姒进宫以来第一次过年。早有礼辅内侍安排了宫中除夕宴和大年初一朝拜的一切器物。

依照仪制,守岁筵席照旧设在寿仙宫正殿。姬宫涅居于正中首座,申后褒姒左右陪着。嫔妃们分列席坐,各自使尽浑身解数说笑话凑趣,以显示自己,以讨帝后欢心。每人身后站着两名随侍宫娥。一时殿内脂香粉浓,莺声燕语嬉笑不绝,热闹喧天。

嫔妃们坐的席子上皆是鎏金青铜貔貅四角做镇,另铺了兔毛座垫。垫上十锦绣石榴、荷花、梅竹,做工精美细致。大家边说边笑,吃着果子喝着茶,边欣赏高台上艳美歌舞伎的精彩表演。乐工们敲打磬钟,吹拉着管萧倾情伴奏。另有小部乐坊弟子男女混杂,梳着双鬟,一番空中跳转,用清亮的童声唱着“祝我大周千载昌盛、祝大王娘娘万寿无疆”的贺词。

姬宫涅喜笑颜开命人嘉赏。接近子时,王后从宝座上徐徐起身,带领众嫔妃向姬宫涅敬酒,齐声祝贺大王新年快乐万事胜意,祝贺大周江山继往开来长盛不衰。

正月结束时狐眼奉命来在褒城,身上十锦绣牡丹锦缎狐裘,头上插着粉红绢丝宫花别着金凤钗,脸上涂脂抹粉,花枝招展地在褒府门前的大街上东张西望。见青石铺路的大街热闹非凡,街东边焚香点火祈祷平安,街西边结彩铺毡迎娶新人。一些摆摊的高声吆喝着做买卖,一群小孩在街边蹦跳着欢唱。

狐眼在墙上贴完告示,买了一串糖葫芦递给一个梳着双鬟的小女孩,指着告示笑道:“这里贴的是首好听的歌,你们若是唱会了,会受到所有人夸奖。”

那小女孩看着狐眼扭着粗腰去了,对身边的小伙伴笑道:“那个妓女骗人吗?”

小伙伴们都跃跃欲试,便围住一位过路的年轻男子,指着墙上告示:

“叔叔叔叔,这是一首好歌,你教我们认认字好吗?”

那男子凝目告示,朗声念道:

“褒城幽冥到后宫,祸害大周的妖精。有朝一日妖风盛,万民涂炭何聊生。”

他在小孩们的热烈要求下念了几遍,又望着沐浴在阳光里的巍峨褒府,若有所思地离去。他身后,几个孩子七嘴八舌地背词、高唱起来。

褒洪德和燕虹打马由远而近,马背上驮着野兔等猎物。他听到歌声急忙下马,看到告示赫然色变,慌忙揭下来,明朗双目激射出缕缕不绝的愤慨、狐疑,暗暗揪心道:

姒儿,流言蜚语要人命啊,你可懂得自处?

燕虹偏腿下马,拧住一个小男孩黑红的脸蛋,怒目圆睁地恐吓:

“不准唱,再唱我撕烂你的嘴拔了你的舌头!”

那津津有味地吃着糖葫芦的小女孩吓得摔了糖葫芦,大哭起来:“呜呜……都是那个黑胖子妓女害了我们……”

狐眼一路打马如飞离开褒城,粗壮的身子随着马蹄腾跃一起一伏,面凝笑意,自语:

“褒洪德看到这个,必然要去镐京会见妖妃,哼哼!”

她越秦岭过渭水,一路快马加鞭,这日中午来在宫城南门明德门。马三迎上来笑道:

“兰统领,在下已恭候多时。褒府内线消息,褒洪德已经偷偷上京来了。”

“来的好,但教他有来无回!”狐眼目中戾气骇人,说着一扬手,和马三一前一后进入城门,在寿仙宫正门前的丹凤门广场下马,将马交与迎上来的食马寺人,和马三告别,独自沿着平整御道进入寿仙宫,拜见申后。

2:

内殿熏香很浓,充斥在鼻息中。垂首立着的宫娥面无表情如同石雕。

申后手搭在一侧的玉石手搭上,涂着丹蔻的水晶指甲莹润剔透,听完狐眼汇报,说话保持着人们夸赞的老练、沉稳:“嗯,你干得不错。”忽轻蹙眉毛,扭头看狐眼:“褒洪德大概何时赶到?”

狐眼微微一笑:“他明天中午应该到了。”

申后姿势不改表情依旧:“盯紧琼台宫,明日白天若不见褒洪德影子,好戏应在明晚。”

狐眼忙不迭点头,面有得色:“明天恰逢褒毓当值巡逻,不能留守琼台宫,但大王……”

申后似是乏了,双手放在膝上,身子向后一仰:“甚好,姬宫涅这儿有我,你放开手脚。”

夜晚华灯竞彩,大周后宫不亚于白天的繁华。褒姒洗漱已毕看着云儿去了,正要上床,见掩上的门被猛地推开,一个黑衣人进来取下面巾,目光灼灼:“姒儿……”

褒姒见是褒洪德惊得猛地跳起来,面色煞白:“你……你怎么进来的?”

褒洪德麦色脸庞千绪纠结,上前拉住她手,悲哽难言:“姒儿,对不起!我让你进宫受惊受怕受屈辱了……”

褒姒急忙挣开他,惶急、焦虑:“你不该这样进来,这很危险!”用力推他:“你快走!”

褒洪德被她推得后退了几步,脸色因痛楚而惨白:“姒儿,你在记恨我?为了褒府、为了你能平安活着,我只能绝情,我只能一刀一刀切割自己……”他疯狂般回拳捶打胸膛:“我言不由衷我自欺欺人……我混蛋,我看不起我自己!”

褒姒哭着抓住他手止住他疯狂,累得喘息不已,悲痛不已,流着泪呆成一尊冰雕。

她曾想用尽一生心力,和他踏刃而舞,丘陵山脉,城垣桑林,无论王家陵阕,还是神灶庙堂,都留下他们的缠绵身影。禅是春风化雨,化作了无所不在的风流和绸缪。如今,一切已成为烟梦往事。

在褒洪德滔滔不绝的忏悔里,过往种种纷至沓来,宫廷委屈齐集胸怀。奈何桥头叹奈何,天上人间远相隔。道不出伤心语,流不尽悲念泪。褒姒一阵气血翻涌,觉得深陷于一大团灰色迷雾里,不能自拔。身子晃悠悠向后倒去,却被褒洪德揽住,紧紧拥着:

“姒儿,姒儿,知道我多么想你吗?相思锥心,谁能了解那种滋味……不堪忍受啊!”

耳听门外人声大作,云儿衣衫不整乱着头发进来,大嚷:“少主快走!小姐,狐眼来了!”

褒姒推开褒洪德,面色煞白,浑身颤栗:“怎么办,怎么办啊……”

不知所措的褒洪德被云儿拽着来到后窗。云儿利索地打开窗子:“少主快走!”褒洪德回头看着褒姒惊恐的眼神惨白的脸,刚一跳到窗外即被数把剑逼上胸膛。

褒洪德绝望闭目,却听身边一阵惨叫。睁开眼见持剑者纷纷倒下,一个侍卫拉起他就跑。

他们身后灯笼火把闪耀,喊杀声如同潮水此起彼伏。

褒洪德被那侍卫拽着进入琼台宫后面的树林,偌大的树林绿芽初萌鸟声啾啾,蝙蝠横飞。

眼看无数的灯笼火把朝这里奔来,那侍卫寒星目闪烁,脱下外套扔给洪德,露出一身黑色夜行衣,苍俊脸奔放豪迈:“快换衣服,快走,我在这里断后!”塞给他一个荟萃宫腰牌。

褒洪德看看飞一般由远而近的火把,喊杀声横空,声音冷硬:“不行!你会被他们抓住!”

黑衣人目光收紧,断然道:“别婆婆妈妈了,你出事会害了褒妃和你全家!”

褒洪德头一懵,有什么东西在脑子里轰然炸开,攥着那腰牌,神思暗转着换了衣服,回头已不见那人。身边虫声东西,头顶寒星闪烁,又听抓刺客的喊声在树林外大作,倏忽远去。

褒洪德抿着冷汗走出树林踏上白石甬道,阁楼闪烁的宫灯映着被雾水打湿的地面,走在上面有些滑腻。他看着面前纵横交错的路道正不知该逃向哪里,倏见褒毓领着一队侍卫迎面走来,一个侍卫扬手朝他喊话:“哪宫的?在此作甚!”

3:

褒毓看到褒洪德的侍卫打扮稍有愣神,即快步走近,冷冷瞪着他:“新来的李原,你又在这儿偷懒?”挥手命侍卫们先行,扭着他来在宫墙拐角的僻静处,看着他的侍卫衣服,低声怒吼:

“企图私会淑妃,你不要命了吗?就不怕姬宫涅诛灭九族?”

褒洪德目中慌乱、惊怕一闪而逝,望着侍卫们的背影,有些气急败坏,嘶声道:

“我只想看看她,并未私会之意。无奈虹妹妹不依,藏了礼服不给。毓妹妹快救恩人!若不是他,我就完了。”

夜幕四覆,树林黢黑,宛如潜藏着无尽危机。褒毓拧住他手腕不放,褐瞳放射出剑光:

“并未私会之意?为何乔装改扮?你不是说过褒府下人只是工具吗?你这样来见她只会害她,也会害了褒府!”眸光一转,面色更寒:“救你恩人?他是谁?我为何要听你的?”

褒洪德猛地跪地:“毓妹妹,情势危急,来不及解释,快去救我恩人!”

褒毓拉起情绪激烈的褒洪德,塞给他琼台宫腰牌:“你快走!否则会害了褒姒。”

褒洪德推开她,惊诧不已地望着小自己几个月的同父异母妹妹,分别数月,已读不懂她的决绝、冷漠。他神情一如既往地桀骜:“我不走,除非你答应救我恩人。”

褒毓在夜幕下摊手:“什么恩人?让我怎么救?追杀他的是寿仙宫侍卫!”

褒洪德指向夜幕里喧嚷的方向:“若不是他,被追杀的就是我。你不救他,我这就去跟他们拼了!”撒腿奔向嘶喊声缕缕不绝的方向。

冷风嗖嗖透过锦袍袭身,褒毓飞奔着横剑拦住洪德:“你快走,我答应救他!”

见她递来腰牌,褒洪德也掏出一个腰牌:“不用,我这儿有,恩人给的。”

褒毓在影绰灯影里看到腰牌上的荟萃宫三字,一抹冷笑起自眸底,孑然而立,直看着褒洪德身影在白石甬道尽头消失。

青铜壁炉里炭火明灭,绰绰灯影伴着满室的冷清、死寂。褒姒在屋里泪水涟涟坐立不安,见云儿披着一身寒雾进来,急忙迎上去问:“外面情况如何?他……”

云儿的鬓发在脸上抿着,擦着汗,脱去锦缎袄,露出水红绣百合夹衣,上气不接下气道:

“我藏在寿仙宫外的树丛里,看到他们押了一个浑身是血的人进去,却不是二少主!”

褒姒错愕、狐疑交织:“难道他们抓错人了?这怎么可能!”

云儿满面的不可思议和惊喜,压低声音道:“可不是抓错人了么,那人看来也是夜闯深宫的。和二少主差不多高,像大王一样魁梧。”云儿比划着说着,突然恍悟:“哦,那人好像那次负伤、藏在咱们宫里的淮夷太子……真是奇怪,我看到瑶嫔娘娘鬼鬼祟祟躲在树影里哭呢。”

褒姒脑子里灵光一闪,望着黑乎乎的窗口,呓语般地道:“难道他们渊源不浅?”转面来语声迅疾:“云儿,快去找褒侍卫来!”

云儿答应着往外飞跑,在门口和匆匆进来的褒毓相撞。褒毓边往里走边回瞪云儿,脚步又快又疾。

褒姒闻声掀开帷幔出来,急慌慌迎上褒毓,拉住她手:

“一定要想办法救那人,是他救了你二哥哥。”

褒毓冷冷甩开她:“他是瑶嫔的人,有荟萃宫腰牌,也不知两人干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申后狐眼一定会借题发挥,广加株连。救他作甚?就让她们狗咬狗去。”

褒姒深深惊讶于褒毓的冷漠无情,拉住她手猛摇:“一定得救他,他救了你二哥哥!”

褒毓冷眼看她,褐瞳里一抹狐疑一抹轻蔑:“你干嘛这么紧张他?他上次为什么带伤逃到这里?你为什么豁命救他?他今天救二哥哥,怕是为了你吧?这种来王宫东寻西望的色狼狗胆包天,死了活该,没有棺材!”

褒姒也不理她的含沙射影,不管她污蔑性的疑惑,满目的怜悯、祈求:

“瑶姐姐家母患病,身世可怜。这人若是出事,必然会牵连整个荟萃宫!快想办法救救他吧,褒姒求你了!”说着跪下,抹泪,透过泪雾见褒毓在屋里走动。

褒毓转着褐瞳,挥臂道:“寿仙宫是什么地方?是龙潭虎穴!在一奸一恶眼皮下救人,咱们不要命了!”

云儿汗未干神未定,跪在褒姒身边祈求:

“小姐你若想救人,总会有办法的。万一那人牵连到二少主,被狐眼矮后抓住把柄,我们琼台宫所有人都得死!”

“咯咯咯……”褒毓的冷笑分外刺耳,透过窗棂飘散于深邃夜空,转身走得像一缕无据的风,旋即飞鸽传书出去。

喜欢一笑倾国请大家收藏:(www.v3sy.com)一笑倾国v3书院更新速度最快。

一笑倾国最新章节 - 一笑倾国全文阅读 - 一笑倾国txt下载 - 缪斯的笑的全部小说 - 一笑倾国 v3书院

猜你喜欢: 夫君堵上门一吻定禽:妖妃囚上榻写手的古代体验手札因祸得福一笑倾国红颜乱:盛世奇女子强娶绝色相公正牌嫡女佞医农女:奈何王爷江山聘邪帝的和亲小刁妃妖女从良记孤女勤王红颜暗与流年换暴君的冷宫皇后[清]废后重生重生嫡女:天才烙画师异世游戏晚歌绝舞好木望天痞女倾国:爱你,纯属意外邪王的三嫁宠妃穿越之兰柯一梦穿越打上王的烙印穿越:丝丝雅意乱谁心金粉魔妻当道:邪魅夫君爱争宠
完本推荐: 枭雄霸道爱:情迷小魔妃全文阅读杀手妃:妖孽殿下别太坏全文阅读逆天宝宝:废材娘亲傲异世全文阅读王府嫡女全文阅读混沌传奇全文阅读傲世狂妃全文阅读继承者归位:错爱冷艳二小姐全文阅读冠军教父全文阅读重生之都市逍遥全文阅读纯情小衙内全文阅读武定山河全文阅读灵蛇之吻全文阅读娘子锦鲤运全文阅读逍遥王妃俏王爷全文阅读温柔校草霸上失忆女全文阅读天下枭雄全文阅读酒神全文阅读傲天狂神全文阅读血炼弑天全文阅读一品凰妃:王爷,别太坏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家师父总撩我超维术士变成地狱天灾吾家娇女楼乙我的小人国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事无不可对人言我夫君实在太谦逊了特拉福买家俱乐部都市剑说大佬退休之后阵法祖先寻夫记继承两万亿重生之雍正年妃我的帝国无双网游之止戈三国道祖,我来自地球天道宠儿开黑店仙翱九天万族之劫狼与兄弟万道剑尊戏闹初唐清初情缘了不起的战略系统逆天神医妃席爷每天都想官宣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权国

一笑倾国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一笑倾国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一笑倾国txt下载手机版 - 缪斯的笑的全部小说 - 一笑倾国 v3书院移动版 - v3书院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