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v3书院 >> 一笑倾国 >> 第80章 宜臼暴怒险伤弟 褒毓跪请废太子

第80章 宜臼暴怒险伤弟 褒毓跪请废太子

1:

夜晚琼台宫内殿,嵌在芙蓉帐顶的夜明珠如明澈月华,照得屋内一片清朗光色。这样的时光适宜放弃灯烛,前后窗大开,每个窗台上放了蒿子叶、芳香草等天竺葵科驱蚊植物。

伯服自受惊吓开始高烧,从下午申时一直哭到半夜子时,方由云儿哄着在耳榻上睡了。

姬宫涅坐在床边,撩开芙蓉帐,拉着褒姒手,眸色阴冷,如绝地深渊,黑暗深邃:

“孤王一直都在容忍、纵容着她,包括她那些自私、狭隘、忤逆的小动作。她便以为可以瞒天过海,以为可以天下无敌,所以才有恃无恐,以为本王不敢动她……”

褒姒躺着,面有瘀伤,眼睛红肿,咬着嘴唇:“臣妾原本不会恨,可自从有了伯服,臣妾变了。”她眼神痛伤,看着帐外,忧心忡忡道:“不知伯服何时才能退烧?”

云儿在耳榻上掀开葱绿软帘,嗓音嘶哑:“小王已服了两次汤药,这会儿浑身是汗,额头、嘴唇好像不那么热了。”

褒姒急忙下床,披散着头发,趿趿拉着绣履,来到耳榻前,弯腰、探头,用额头、嘴唇

试探伯服体温,果觉好些。回到床边,姬宫涅轻柔地拉住她手扶她上来,揽住她柔软腰肢:“姒儿,你太宠伯服了。不如让云儿陪他睡偏殿,你才能睡好。你体弱,经不得折腾。”

宫灯晕开温暖的光影,褒姒笑意苦涩:“臣妾就这性子,只有时刻看着伯服,才能安心。”

姬宫涅拥紧她:“姒儿,我定要让你和我们的伯服生活得完美无忧。”他软语呢喃,却似信誓旦旦。

想起今天的侮辱、欺凌,她感到深重的悲伤、怨怒,偎于他臂弯默然片刻,心慢慢变得月色一般柔软。她回拥他,纤手灵巧地滑过他宽厚胸膛,细语温存:“大王,无论妖女的谣言怎样满天飞,无论过什么样的生活,臣妾都会带着儿子,一直追随着你。”

姬宫涅倍感妥帖,十分动容:“姒儿,孤王决不亏待你。”

“大王,臣妾只想让伯服活着、长大。”

今天,她知道了爱恨皆会入骨!如他之对她,她之对幼子,她之对申后;也看清了后宫生存真象:不是你死,便是我活。心中有爱有希冀,谁会轻易选择死亡?她要以婉柔之情,紧紧抓住君王的心。

依稀如闻梦语,她听到姬宫涅言之凿凿:“姒儿,孤王要瞅准时机,赦旨废后。”

她婉转,拥他,奇缺笑意铺展在无边夜色里。她被诬为妖精已久,今后,却愿把自己打造成真正的妖精!哪怕曲意逢迎,哪怕刻意媚惑,哪怕恣意风情,只愿给儿子一个锦绣前程,只愿母子好好地活。

月华照着鸾凤阁顶,如沐霜华,玉夫人推开窗扉,见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

轮,满地的风华如诗如画。

玉夫人云髻高绾,露出饱满的额头、白腻的脸,褐眸下眼皮有些黑青,显得倦怠不堪。

莺儿从偏殿出来,手上沾着水珠,掀着帷幔笑道:“洗澡水温度正好,请娘娘沐浴。”

玉夫人趴在窗棂上看满地月色摇动树影,头也不回,被莺儿喊急了,挥手道:

“烦,你只管睡吧!”

莺儿蹙眉道:“娘娘要等何时沐浴?奴婢等着便是。”

玉夫人不语半晌,悠然道:“今天很累,不想洗。”

莺儿微微摇头,悄悄回房。不久,偏殿便暗了下来。

玉夫人换了夜行衣,翻越后墙而出,一溜烟直奔镐京西郊的京华寺。

第二天的阳光一览无余地照在寿仙宫玉阶上,照得太子宜臼越发的玉树临风。白貂皮的风麾,白色的团龙锦袍,风吹起袍摆飒飒作响。

廊外阳光灿烂,他的周身却笼着一层悲愤、冷漠气息。僵硬脸色映着空中阴霾,黑琉璃似的眼眸含着无限嗔怨,攥紧拳头呆呆自语:

“母后前夜梦中看到花妖在后窗跳跃,白天便昏睡不起茶水不思。去京华寺请人作法,也不知是否有效,唉!”

狐眼领着一个目光闪烁,腰配驱邪宝剑的僧人从宫里出来,那僧人跪礼道:

“在下京华寺僧人,叩见太子殿下。”

太子宜臼昂着头,仔细审视僧人,伸臂命起,鹰眸濯濯流泻出满腹疑虑:

“大师辛苦了。我母后病体如何?中宫母仪天下,阳刚之气理应震慑四方妖孽,任何会有花妖作祟?”

僧人目光闪烁,语气坚定:“王后娘娘这会儿气色好些,正在休息。那花妖来自琼台宫花园。若要娘娘病愈,必得毁掉花妖的巢穴,除尽那些花草。”

2:

夏末阴天风爽,琼台宫前的花园里,凤仙花、昙花、千花葵、美人蕉,大丽花、剑兰等争奇斗艳。褒姒抱着伯服,领着伯服乳母,和云儿等人在花园里流连,绣履踏在花柳夹道的小径上有些湿滑,脚上沾了些花瓣、草渍、泥土。褒姒穿着桃红纱绫百鸟朝凤裙襦,金线镶滚衬得绫料更加纯粹,与十锦绣的花鸟图案交相辉映。

已经九个月的伯服已扎了满口牙,已能蹒跚行走,在褒姒怀里依依呀呀、手舞足蹈。

云儿指着美人蕉道:“伯服,这花有紫有红,叫双色美人蕉,也叫鸳鸯美人蕉。”又从褒姒怀里接过嘎嘎笑着的伯服,指着近处花草道:“那叫叶子花、夹竹桃、白兰、文珠兰。那叫百子莲、茉莉、凤尾兰……”

褒姒一改往日的素颜淡妆,每日都黛螺描眉,面上脂粉,唇上胭脂,妆扮得娇艳动人。听着伯服咿咿呀呀地应声,她若有所思道:“玉夫人多日不来看伯服,也不知在忙些什么。”

人声喧嚷处,太子宜臼带着一群人来在褒姒对面的夹竹桃树下,扬声下令:

“铲除这些花草,花树,一棵也不能留!”

众侍卫、寺人、宫娥随着命令进入花园,飞快地拔着花草。寺人侍卫们挥动铁锹,砍倒一棵棵花树。

云儿看着伯服唬得大哭,涨红着脸,竖起眉毛,声音急切地阻止:

“你们疯了吗?不许砍……不许拨……”

太子宜臼雄赳赳气昂昂,挥臂扬声:“不得迟误,违命者死!”

……

这年的花开的特别艳,风儿轻轻而过,便飘落了繁花无数。

琼台宫内殿,灯光笼着人心头萦绕的愁,如同窗外空中阴云密布。

看着昏睡的云儿面色灰黄,褒姒含泪对姬宫涅道:“伯服自出生都由云儿日夜陪护,她对伯服,比臣妾还要用心。她心痛伯服,比臣妾犹甚。如今云儿伤成这样,臣妾好难过。”

姬宫涅拍着怀里的伯服逗乐,笑道:“伯服甚是聪慧,身体也强壮。九个多月已能走路,惹人惊诧。不仅长出满口白牙,还会表示喜怒好恶。”扭头看着艳光照人的褒姒:“姒儿如此打扮甚是好看,以前孤还以为你天生适宜淡妆呢,如今才知错了。我的姒儿美貌倾国,浓妆淡抹皆相宜。”

伯服嘴里咿呀着母母,推着姬宫涅,要往褒姒怀里钻。

姬宫涅将他递给褒姒,笑道:

“瞧我儿子,他见了母妃美貌,就嫌弃孤王了。”

褒姒抱着伯服,含泪一笑,如娇花泣露:“你的儿子就像你,见到美貌宫娥便张开双臂,欢笑,要扑人家怀里;见到丑陋人便皱眉,哭着向臣妾怀里躲。”

姬宫涅眉开眼笑,揽着褒姒,亲吻伯服:“姒儿,看到你笑,孤王才开心。进宫这么久,你终于开颜。你这样的绝世容颜,若经常粲然笑着,不知该是怎样的动人?”唤来乳母,抱走伯服,拉着褒姒坐于膝上,凝视她,神情复杂,略略挑眉:

“姒儿,你现在情绪稳定了,就告诉孤王太子行凶的经过。”

褒姒温暖的心一瞬冰冷,伤害的丝缕混乱、嚣张。那一双水眸里,仿佛隔着烟光冰火。她慢慢诉说,满脸的悲凉、愠怒,都沉淀成难以治愈的怨恨。

太子带着侍卫砍倒云儿身边的茉莉花树之时,伯服看着云儿,伸出小手,咿呀啼哭。委屈的眼神凝着云儿,似在告诉她:“不嘛不嘛!我就要这些花树,快别让他们砍了。”

云儿急得跺脚搓手,抱着伯服团团转,指着另一棵夹竹桃树:

“伯服莫哭,这儿还有,明年让你父王再从别处栽花种树。”

伯服不依,对着满处被毁的花草哇哇大哭。

太子宜臼却赌气一般,亲自砍向伯服眼前的那棵夹竹桃树。

3:

伯服在云儿怀里乱窜乱撞着哭。

云儿要去阻挡太子,却被褒姒拦住,云儿瞪着眼睛道:

“他是太子,总该讲道理吧?我去求他,为他弟弟留些花树。”

云儿将超通人性的伯服递给褒姒,跪地哭求:“太子爷,奴婢替不会说话的小王请求您!不要将这些花草树木毁完了,小王每天要在这儿玩呢……”

太子宜臼目中浮现一缕深刻的讽刺、嘲弄,指着云儿骂道:

“你这婢子真是可恶!这般巧言令色,搬出一个不会说话的阿猫阿狗来压你太子爷。太子爷就请你转告阿猫阿狗,花树没有,明年可以再植。我母后病体耽误了,谁能负责?”

云儿极痛伯服,容不得别人羞辱,看着哭成泪人的伯服,跳起来抱住那棵树,执拗道:

“伯服是小王殿下,不是猫狗,请太子爷为他留下此树。”

太子宜臼大怒,陡然走近她,裹挟着压迫的凌厉,吐出怆然的侵略气息:

“呵!还真是个称职的贴身小妖,无愧于主子调教,有这等撒泼充愣、以下犯上的胆识!”

他们周围已围了一大群宫娥、寺人、侍卫,窃窃私语不绝。

褒姒闻妖色变,将伯服递给宫娥,走向太子:

“太子宜臼,你身为大周储君,应有海纳百川之襟怀。请不要以你母后为楷模,学着她颠覆善恶混淆黑白!”

兰妍走近,耳语太子:“妖女侍宠,当众诬蔑殿下,实则欲为她儿子谋取储君之位。申后娘娘的病,就是被她所害。那日众目睽睽之下,她竟然蓄意刺杀王后娘娘。若还置之不理,后宫则混乱不堪!太子爷当拿出储君的天威,给她些颜色看看。否则,岂不让天下人小觑?太子爷将何以服众、治国?”

太子本来年少气盛天不怕,觉狐眼言之有理,便一把拽住褒姒,狠狠甩去,骂道:

“妖女,走开,别阻挡你太子爷正事!”

褒姒被摔倒,又拼命扑了上来,心里是难抑的悲绪、怒潮,斥骂:

“宜臼,你如此藐视后宫,欺压妇孺,枉为储君!”

……

夜晚的琼台宫,丹墀前的灯柱映着稀淡雨幕,显得格外灼亮。光线璀璨迷离,照着层叠繁复的彩绘琉璃,也照亮巍峨雄伟的殿宇。褒姒目光怔忡,思绪萦回。

“妖女,你竟敢羞辱储君?我若轻易饶恕,将来如何君临天下?”太子咬牙切齿,面色涨红,慢慢攥紧拳头,抬起脚很久,晃悠悠就要落下。

玉夫人从乳母手里抢过伯服,迅速拉开褒姒,迎上太子的飞脚。

云儿正在近处,爱惜眼珠般护着伯服,尖叫一声,亡命般抢在玉夫人前面,抵挡太子攻势。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里,云儿被太子一脚踢飞,纸片般飘了出去,撞倒了几个看热闹的宫娥、寺人。

风从窗口吹来雨滴,落到褒姒身上,她浑然不觉。在叙述中不自觉隐去玉夫人拉开她、抢过伯服、迎上太子一节。她痛到极处,满面泪光,跪地悲泣:

“为了伯服,请大王放逐臣妾出宫吧!”

总是在阴谋和算计里分辨,觉得脚下土地突然陌生、遥远,姬宫涅惊诧、狐疑:

“爱妃,何出此言?”

玉夫人踩着门口破碎灯影进来,金镶玉发簪上水珠晶莹,头发被细雨濡湿,对姬宫涅跪拜:“大王,贵妃娘娘在担心小王殿下!今天臣妾亲眼所见,太子宜臼差点踢飞伯服,云儿为救小王殿下才受重伤。”

她深深低着头,咬着唇,褐色瞳孔里竟是妖孽一般的恶毒。

姬宫涅目光瞬间锐利如刀,转面褒姒:“爱妃,你明确告诉孤王,宜臼他真的这么大胆?”

褒姒一怔,在明亮光线里心系儿子黯淡前途,索性点头,泪水索索:

“帝王之家向来手足相残。请大王放逐臣妾出宫,隐匿民间。臣妾会在一个农家小院里把伯服养大,让他无忧,使他健康、快乐。太子宜臼虽然不容他弟弟,但终究少年心性,不易责罚。”

姬宫涅不乏狠戾、决绝,杀伐果决,毫不留情,以致于丢失了纯粹、信任。他眼珠低转,面朝窗外,沉沉不语。

玉夫人叩首道:“太子失德,理应废除!”

姬宫涅深深眸中,倏忽而逝的某种情绪,让人难以把握。

他目光掠过她们,蓦然转身,疾步走进薄薄雨幕。

一群侍卫寺人急忙追着,寺人在雨幕里撑开伞,稳稳罩住天子。

喜欢一笑倾国请大家收藏:(www.v3sy.com)一笑倾国v3书院更新速度最快。

一笑倾国最新章节 - 一笑倾国全文阅读 - 一笑倾国txt下载 - 缪斯的笑的全部小说 - 一笑倾国 v3书院

猜你喜欢: 天字嫡一号锦庭娇腹黑杀手妃:妖孽兽夫夫君堵上门田园小针女因祸得福靡靡之音:亡国帝姬复仇记龙图案卷集·续霸宠毒妃玉妃韵事(玉奴之一)缠夫游龙随月我的皇,倾国倾城我是一只七尾狐情落人间恨缘浅拒受皇宠:逃宫小贵人重生之侯府嫡女红楼之林家谨玉穿越之兰柯一梦狼情怯意无良宠妻现代乖女古代疯一笑倾国三国乱舞弃女翻身:拽个王爷好种田魔妻当道:邪魅夫君爱争宠
完本推荐: 世嫁全文阅读万界天尊全文阅读我的亲亲老婆:豪门隐婚AA制全文阅读良婿美夫全文阅读明朝败家子全文阅读古武狂少全文阅读穿越?逄煜拢哄?硬豢?全文阅读重生之妻本风流全文阅读暖心24小时:步步为营全文阅读昏君全文阅读武定山河全文阅读鬼皇妃全文阅读鸿蒙诸神斩妖孽:执掌轮回全文阅读无敌真寂寞全文阅读寡妇田里有桃花全文阅读海月明珠全文阅读酒神全文阅读大文豪全文阅读龙骑禁军全文阅读史上第一混乱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吞神至尊万古神帝临渊行以魔法铸长生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队洪荒斗战录超级交易师武林壕侠传劫天运美食供应商穿到民国吃瓜看戏三国之化龙洪荒历系统穿梭之福妻满满斗武乾坤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都市剑说我的帝国无双霸总他又被离婚了笑傲之华山争霸重生九零神医福妻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农门长姐有空间神魔之玥上为尊无垠超维术士超品命师大道朝天巧为农家女开局一座萨科尔

一笑倾国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一笑倾国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一笑倾国txt下载手机版 - 缪斯的笑的全部小说 - 一笑倾国 v3书院移动版 - v3书院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