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v3书院 >> 一笑倾国 >> 第89章 申后书简请高人 褒毓巧用计中计

第89章 申后书简请高人 褒毓巧用计中计

1:

余嬷嬷映着朝霞来在寿仙宫内殿门口,玉阶上站着一个细长眉眼的宫娥,迎面笑道:

“娘娘昨夜身子不舒服,睡得很晚。今儿辰时一刻才起床,这会儿正在梳妆更衣,等会儿还要早膳。嬷嬷须等等才可进去。”

余嬷嬷一手插腰一手指着那宫娥,横眉冷眼道:“好则我如今是寿仙宫管事,倒要被你管着?外面冻死人的天,我到殿中暖阁里候着娘娘去。”

申后坐在妆台前,巨大的铜镜映出一个眉眼俊丽的中年夫人。镜中女子眉目含愁,细白的肌肤衬着下眼皮的青色,看起来烦忧、憔悴。她揉揉鬓角,复揉眉心,感觉浑身难受,倦怠不堪。

一个宫娥过来,双挽手扣着腹部,低眉顺眼道:“辰时三刻了,早膳已备,请娘娘移步。”

申后扬手给了她一个耳光:“不长记性的娼妇!自从墨竹殁后,你跟我多长时间了?本宫但凡辰时后起床就是睡眠不好,睡眠不好就没有胃口早膳。”

那宫娥吓得急忙跪下,接连搧自己耳光,流着泪道:“奴婢愚笨,请娘娘宽恕。”

申后看着狂抽自己的宫娥,眼里透出些怜悯、厌烦,摆摆手道:“算了算了,你起来吧。”

那宫娥磕头、起立,走开,很快端了两块芙蓉糕和一杯羊奶来,小心翼翼放于妆台旁的茶几上,低声道:“娘娘请用膳。”她再三提醒自己记清,娘娘的不用膳就是不要烦琐的各类糕点、煲汤、菜品,只要她爱吃的芙蓉糕和一杯羊奶。

申后来到香几旁坐下,看着羊奶冒着腾腾的热气,挥手道:“你不用杵着,我看着心烦。”

那宫娥低着头退到门口,停住道:“娘娘,余嬷嬷已在前殿暖阁里等了好久。”

申后端起羊奶,喝了两口,将杯子放下,乜斜着宫娥道:“让她进来。”

宫娥退出,余嬷嬷应声进来,跪礼已毕,低着头,低声道:“娘娘,兰统领伤势很重,作冷作烧,不能动弹。她差老奴来告诉娘娘,她有重要话,需当面告知。”

申后眼珠低转,叹了口气道:“唉!难料如此,我也正要去看她。”忙端起牛奶一口气喝完,用银箸夹起芙蓉糕吃了几口,站起来道:“你前边带路。”

申后上穿月白色十锦绣牡丹缎面狐裘,下穿金黄色锦缎纹凤百褶裙,头上螺髻,配着十二描花纯金环簪,簪上缀着金丝串珠流苏。髻中另插一朵粉红绢丝宫花,淡红的花瓣娇艳欲滴,若可吐芳一般。衬得她优雅端庄,颇显脱俗。

她头前走着,忍住头晕,和余嬷嬷步至回廊,见阳光在廊檐下静静流淌,风携来梅香扑鼻。

申后挥去跟着的寺人宫娥,独和余嬷嬷绕过回廊,走过几树鸟雀欢闹的冬青,走过梅花、四季海棠、一串红缤纷盛开的花圃,走过覆着霜华的幽径,径直来到兰妍居住的院落前。

余嬷嬷引路,跨越气派宽敞的正厅,进入光线明亮的居室。

紫锦为幔,红木为床。兰妍爬在床上呻吟、叹息,身上的红色锦缎合欢被遮挡不住发自骨髓的寒意。她见申后到来艰难蠕动着,抬头望她,满目泪水一直留到脖子里。

嘘寒问暖已毕,申后让余嬷嬷往青铜壁炉里加了木炭。又掀开被子,拿出金疮药膏,亲自为兰妍涂抹,一边流泪,骂道:“妖妇,心狠手辣的妖妇……”轻拉她手,颤声道:“昨儿我难过得一夜无眠。非是我那时狠心舍弃你,情知那褒城二妖同枝连气。我扬言只要杀褒姒而不救你,那褒毓妖妇必然放弃你而施救褒姒。我若轻易答应放了褒姒,妖妇褒毓会借机对你不利……”

狐眼哭得乱颤,口中道谢,却暗暗咬碎银牙:玉夫人以我为挟让你放褒姒,你不顾我的死活立意杖毙妖妃,这会子却来这套混话骗我!

心里虽恨申后,但终究是在同一战船上绑着,生命休戚相关。狐眼气若游丝道:“如今情势,必得请来高人异士,暗中除掉玉夫人,再除妖妃褒姒便是探囊取物……”

申后眼波一亮,如余烬极快地熄灭,幽然叹道:“到哪儿请高人?难啊!”

狐眼抬头看申后,眸中光色璀璨:“启禀王后娘娘,我师父黄发智叟深居东阳山,乃青瞳老道的同门师弟。请到我师父定能达成除妖心愿。”

2:

如在惊涛骇浪中攀住一艘救命的帆船,申后有些大喜过望,目中火花一闪而逝,不动声色道:

“降妖伏魔,乃我和兰统领共同心愿。妖妇玉夫人胆敢伤我爱将,不报此仇雪此恨,我申茳宁愿不做这六宫之主。但不知如何能请来此人?”

兰妍每一动便是扯心扯肺的痛,气喘如牛,断断续续道:“当年,我师父黄发智叟和青瞳老道年轻时,为争做掌门弟子结下夙怨,一生互为仇敌。青瞳老道乃褒晌的生死之交。娘娘只需修书一封,说明两个妖女是褒晌亲生女儿。最后再写二妖与我等作对,为祸后宫祸国殃民,若不铲除则后患无穷等,再诱之以利……”交代了诸多细节,最后道:“我师父下山之日,自会飞鸽传书与我。只是我师父脾气古怪,讲究礼仪。我人微言轻,若飞鸽传书请他帮助,他必不肯来。此去东阳山路途遥远,娘娘派人往返需得几日时间。此事又在急不在缓。”

申后已将药抹了一遍,合上药瓶,放在一旁几上。忽听后窗似有响动,她瞪着眼斥道:“谁?”

狐眼扭头看到后窗青竹动荡,发出簌簌声响,一只老鼠仓惶而过,忙道:

“小人陋居,常有老鼠出没,惊扰娘娘了,真是罪过。”

申后抚着胸口舒了口气,言语恳切道:“这药乃宫中珍奇,由丞相药典中秘方研制,有化淤生肌奇效,名满天下。兰统领及时用药,安心歇着,本宫立即回宫行动。若是除妖成功,你功高至伟!我定然保你加官进爵。”

狐眼叮嘱:“娘娘,东阳山路途遥远,送信至关重要,且不可走漏消息。就让余嬷嬷去,她靠得住。”

申后目光在一直侍立的余嬷嬷宫裙上停留片刻,幽然点头,走到门口又回头,面有忧患之色:“妖女褒姒褒府千金身份是假,只是我们没拿到证据。”

狐眼点头,目光深恶痛绝:“小人早知道这个。”

余嬷嬷随申后回到宫门口,见游廊里油亮的红漆反射出一道刺眼的光线。申后仪态端庄娴雅,步入内殿,纯银丝绣履一步步在牡丹纹织锦毯上开出银色的花。

镂花窗半开着,阳光游弋在红木几案的一角,案上的翡翠挂屏晶莹剔透,在光影里闪闪烁烁。

申后坐到几前敞椅上,探身看看太阳,细声道:“时间过的真快,已经巳时了。”

几个宫娥跟过来接过她脱下来的狐裘,揉肩、捶腿、上茶,申后肘拄几案一角道:

“拿来文房四宝,你们下去。”

巳时两刻,申后将刻好的竹简捆住,递于余氏,目光凝重看她:“人情凉薄,难得你有此忠心,事成后本宫定不亏待于你。你先回去打点一下行装,酉时出离宫门,宫外有车接应,记住要悄无声息。”

余红莲神情端肃,低头一拜:“请娘娘放心,奴婢一定不辱使命。”

门外无风,阳光灼烈。申茳隐身在门廊内望着余氏离去的方向,心里如压重石,深深一声叹息,回到几案边品起无滋无味的茶。

冬夜的脚步惶急而来,灼灼宫灯次第燃起,照亮了回廊角的残雪。余氏步履匆匆地南出明德门,看着宫门在身后吱呀呀关闭,自语道:“得亏我走得快,冬天的夜来得果然早。”一径来到南门外的树林边,看着幽静深邃的林子,又望望远方,见雪后初霁的夜空晴朗得宛若一块绿黛,月朗星稀游云飘移。她将怀中竹简抱好:“东阳山在镐京东南方向。娘娘思虑慎密,让人驾车在此侯我。”拍了三声巴掌,只见四周万籁俱寂,林枝微微晃动处,步履翩翩走出一人,高挑身材,褐瞳流转,艳光灼灼,正是玉夫人。

“你……”余氏一时反应不过来,强抑惊慌,跪地:“奴婢参见玉夫人,玉夫人金安。”

玉夫人飞天髻上插金凤,墨绿色高腰裙无风自荡,灵动飘逸,身后立着贴身侍婢莺儿和另一提着灯笼的宫娥。她低头掸了掸裙裾,侧眸审视她:“余嬷嬷请起,这么晚了,你到此何事?宫门已经关闭,你就不怕今晚回不去了,何处歇息?”

听她语气,弦外之音浓重,余氏嘿嘿笑了两声掩饰尴尬,眼珠只在玉夫人褶裙外层起伏着的香云纱上打旋,慢声答道:“老奴夜晚执差,当然怕了。玉夫人难道不怕吗?”

3:

见她这般有恃无恐,玉夫人面色一寒:“不愧是寿仙宫管事,眼里除了主子再无别人。”朝身旁的宫娥一努嘴:“她鬼鬼祟祟,分明是图谋不轨,给我搜!胆敢忤逆,拉回去杖毙!”

余氏在宫中浸淫了二十余年,瞬间权衡已毕,不待搜身,自将竹简奉上,跪地哭道:

“在下奉命行事,祈请玉夫人饶恕!从今往后甘愿听从玉夫人示下。”接着,又口述了事因,及与黄发智叟交接的诸般事项。特别说明了黄发智叟下山前要飞鸽传书兰妍。

玉夫人就着宫娥手里的灯笼看完竹简,蹙眉看着余氏道:“申茳狭隘善妒,奸诈阴狠,跟着她没有前途。很快,后宫就要易主。你若诚心投奔我们姐妹,我便既往不咎。你只管去执行任务,回宫前只需这般这般……”附耳言毕,蓦然回望紧闭的宫门。

“老奴在哪里不是当差?我们做奴婢的,谁不承望跟随个宽厚仁德的主子?请玉夫人放心,奴婢甘愿追随着您,决不反悔。”余氏逢凶化吉喜出望外,嘴上抹蜜,正要拜辞。听莺儿学了三声猫叫,一个黑衣人牵着一千里驹出来,递于余氏。

莺儿指着余红莲转身离去的背影,目流轻蔑:“能跟着我家娘娘是你福气。我们倒也不怕你反悔!”

宫灯阑珊处,玉夫人款款往回走,美丽容颜携裹着凌厉、侵略的意味,宛若精心琢磨出的冰魄玉宝,再回首处翠袖婉转,余氏已经走远。

第三日落雪天气,玉夫人在明德门外树林边望眼欲穿,冻得嘴脸乌青,时而跺脚、甩手,用五星钢镖击落了数只飞鸽,直到从一只大白鸽腿上解下一块白布条,打开细看:

知道你不是个省事的,但事主涉及青瞳,为师有兴趣。三日后黄昏抵达。

玉夫人拿着布条,仰头,对着满空飞舞的雪花咯咯大笑。

三日时间飞快,这天午后雪霁,群鸟鹏翔于万里晴空。玉夫人便请阿蠡等人埋伏在明德门外的林中。黄昏前他们历尽艰辛、险象百出地截杀了黄发智叟,搜出携带的申后书简。晚饭后又说通姬宫涅,明天带她和褒姒出宫踏雪寻梅。

次日依旧是阳光灿烂的天气,巳时一刻,宫中踏雪寻梅的仪仗已停在一处山石堆砌的湖畔。湖边林中积雪尚存,湖湾里一抹碧水泛起粼粼的波光,倒影出梅树的倩丽多姿。梅花开得正盛,风过处梅枝轻摇,花瓣纷纷飘落湖面,荡起细细的涟漪。

玉夫人和褒姒左右挽着姬宫涅臂,漫步在明媚阳光下。

云儿和一群宫娥拉着伯服,伯服看着从辽源天空飞掠的鹏鸟叽叽喳喳。

褒姒只是不语。玉夫人指着在远处洗衣的农妇,唇边的笑轻柔、悠远:

“大王,你看那农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守着丈夫互敬互爱,多么自在。”

姬宫涅往前走了几步,锦缎靴底沾了一片绯红的梅蕊。他细心地将玉夫人被风吹乱的几丝头发抿往耳后,恣意笑道:“是么?”左右拍拍两人肩:“你们身上这件貂皮,怕是得耗去她们十几年的口粮。”

玉夫人褐瞳里的喜悦之色转身即失,踮足折下花枝,枝上五朵花苞,其中三朵绽放正艳。她低着头嗅,轻薄的花瓣,鲜嫩的花蕊,团团氤氲着幽然的芳香。

“母妃你看,那边几个大鸟来了。”一直望着天空的伯服指着远处道。他话音未落,褒姒看到一群人飞鸟般自半空飞掠,气势凌厉地直奔姬宫涅而来,又听云儿等人尖叫刺耳:

“啊!有刺客——”

姬宫涅狼狈地弯着腰躲避,抱头惊叫:“护驾,快快护驾!”

玉夫人拔剑在手,挽了个耀眼剑花,飞身迎上,边回头喝令她精挑细选的侍卫:

“救驾,快!”

伯服在云儿怀里哭声尖利。褒姒呆立原地瑟瑟发抖,直视玉夫人的眼里带着几分悲伤:

她的剑一旦出鞘,不知又会增加多少亡魂?

玉夫人逆风而立,裙裾飞扬。头顶日光冷冷的洒下,似乎和她那闪着银光的剑色溶为一体。

喜欢一笑倾国请大家收藏:(www.v3sy.com)一笑倾国v3书院更新速度最快。

一笑倾国最新章节 - 一笑倾国全文阅读 - 一笑倾国txt下载 - 缪斯的笑的全部小说 - 一笑倾国 v3书院

猜你喜欢: 狼情怯意乱世危情绝‘侍’王妃(上部完)美人刺(妃色十四系列)盛宠之将门嫡妃晚歌绝舞凤舞九天:倾城废材太妖孽现代乖女古代疯龙图案卷集·续四弦琴师锦庭娇霸宠毒妃强娶绝色相公正牌嫡女皇上,王爷是女人邪帝的和亲小刁妃无良宠妻农门有甜:病娇夫君小悍妻腹黑杀手妃:妖孽兽夫重生之将门烈妃红楼之林家谨玉爆笑庄园:异能小农女武则天歪传:特工任务因祸得福无良娇妃不认账夫君休不得
完本推荐: 邪暗毒妃全文阅读绝色医仙:迫嫁公主绝情帝全文阅读炼魂破虚全文阅读诛天凡仙全文阅读一等家丁全文阅读我是仙凡全文阅读傲天狂神全文阅读校园狂少全文阅读龙骑禁军全文阅读极品圣王全文阅读这个地球有点凶全文阅读腹黑倾城:冥王毒宠全文阅读菜鸟萌妻:豺狼夫君太无良全文阅读萌宠医师俏娘子全文阅读武定山河全文阅读凰后全文阅读萌宝甜妻:总裁太闷骚全文阅读嫡女玲珑全文阅读杳杳钟声晚之雏凤涅槃全文阅读僵尸少爷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超级全能学生从1983开始太古龙象诀觅仙道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无垠权国美女总裁老婆南门密码绝代名师大唐女侠传医妃惊世都市剑说军婚蜜恋在八零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吾家娇女三国之化龙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大道朝天原野遇到的怪事我的小人国我吞食了整片海洋回到三国打天下道启万界重生之老子是皇帝一卡在手超神机械师都市绝品仙医异能小神农楼乙

一笑倾国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一笑倾国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一笑倾国txt下载手机版 - 缪斯的笑的全部小说 - 一笑倾国 v3书院移动版 - v3书院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