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v3书院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527章 激斗(下)

第527章 激斗(下)

“靖边军的夜不收?”

正黄旗哨探中,一个神色阴沉的中年男子眼球一缩。

此人典型的满洲人相貌,大圆脸,小眼睛,两撇鼠须,脸上皮肤又黑又红又粗,他一身葛布什贤兵将打扮,不过盔顶上的獭尾,还有盔管上垂着的黑缨,都表明此人身份非比寻常。

但他似乎极为低调,只悄无声息地躲在一众哨骑,特别那些巴牙喇与葛布什贤兵身后,便是对面的谢一科等人有千里镜,也不免忽略了这人的存在。

虽然低调,不引人注意,但这神色阴沉的满洲男子身份却不简单,他便是噶布什贤章京达素,清国的章佳氏,满洲镶黄旗出身。

早在天聪五年,时任巴牙喇壮达的达素,与同为巴牙喇壮达的鰲拜,率领甲兵二十四驻守骆驼山,明兵四百夜劫营,达素等反斩首二百余级,得马十六匹,后擢巴牙喇甲喇章京。

锦州之战时,就在今年的二月,明兵近百据锦州外围一山岭,列火器拒守,达素率六骑驰而上,尽斩之,五月,擢噶布什贤章京。

皇太极设葛布什贤超哈营,营内不过噶喇依昂邦、章京、侍卫、壮达、甲兵几级,达素得任章京,可见其人非凡经历及本领。

突觉对面仍是靖边军的哨骑,达素心中一阵战栗,随后又涌起了无比的兴奋及渴望。

现在的清国中,斩杀靖边军军功最厚,斩首一级,最少赏银一百两。若斩杀甲长,队官等军官,赏田亩宅院,包衣奴才,斩杀把总等军官,至少可加半个前程。

不过靖边军首级极其难得,前些日,镶红旗一些出哨的巴牙喇,无意中在纱帽山窥见靖边军哨骑千里镜的反光,一番围攻之下,斩首二级,在整个清营中引起轰动。

这些巴牙喇,皆尽得到皇太极的亲自接见,为首之人,更被赐号巴图鲁。

这也刺激了各清兵想要军功首级的欲望,达素同样心热。

很少见到靖边军夜不收有整队出现的情况,达素猜测,这队人中,肯定有他们的队官,把总等高级军官,若能斩杀他们……

只这瞬间,达素就作出决定,见众人中有犹豫畏惧等情绪,他立时吼道:“靖边军又算什么?我大清勇士,什么时候怕了这些南蛮了?全部迎战!”

他这一直腰,立时现出威严的气势,先前的萎谢尽数不见。众人都是一震,这些正黄旗的哨骑,毕竟都是百战精锐,再忆起斩杀靖边军后的丰厚赏赐,立时狂吼大叫,个个准备作战。

达素更大声吩咐:“他们手铳利害,备有精甲,不用弓箭,迎战时,全部用飞斧,投枪,铁骨朵……”

立时各人依言而为。

这些清骑,个个马鞍都挂着零落的铁骨朵,飞斧,旋刀等利器,有的人马鞍上,还挂着标枪套。马上投掷,很多清兵都有练习,论技术的娴熟,以各巴牙喇为最,那些噶布什贤兵就不用说了。

……

蹄声滚滚,谢一科等人,吼叫着向那些鞑子哨骑冲去。

他们占了先机,出战时,对方才刚刚迎战,队列布置也不明显,混成一团。

谢一科眼前一亮,立时叫道:“两翼包抄,雁阵,三十步外击铳!”

靖边军夜不收都是精锐的战士,谢一科吩咐下来,各人立时瞬间变阵,一分为二,一边十六人,一边十七人,往那些正黄旗鞑子的两边掠去。

同时他们将马槊等兵器横在马前,将左手击铳,改为右手击铳。

右手开铳的准头,当然要比左手要高,毕竟左撇子还是少见。而且两翼远远开铳,也不担心立时接战肉搏等问题,可以将武器持在左手,或是横在马前。

而靖边军手铳,虽然二、三十步可以破甲,但那是指静立瞄准的情况下,在这种颠簸的马上,还是双方战马高速掠过,这精度不免差了一些,命中率并非很大。

要射中敌人,只有进入二十步,甚至十几步,或双方迎面过来,才可以加大机率。不过谢一科还是决定三十步外击铳,这样虽然精度略差,打不中多少敌人,但胜在安全。

敌人的标枪,铁骨朵等投掷兵器,一般也是二十步,甚至是十几步,几步的距离投射。三十步这个距离,相当于后世的四十五米,他们一是难以投到,一是在高速运动的马匹上,同样准头极差。

谢一科宁可离得远远的,精度差就差,也要保证兄弟们的安全。而且这个距离,己方武器虽然精度差,但小不心打中对方,足以让他们致命。

这不比弓箭标枪等武器,有动力耗尽,势不能穿鲁缟等问题,火药武器,动力极足,有效目光距离外,仍然有强大杀伤力。

便若后世的步枪,很少离得几百米开枪,但不等于被几百米外的步枪弹击中,就可以安然无恙。

靖边军的手铳,便是三十步外射击精度小,但不小心被击中,便如大铁锤重重打在身上,不死也要重伤。

谢一科瞬间就作出这个决定。

那些正黄旗的清兵,此时也策马冲了上来,他们作战,也是按清军平日战法,三十人披轻甲,操弓矢,包抄,二十人披重甲,持戈矛,押阵冲击的架式,只不过此时弓矢换了飞斧,铁骨朵罢了。

就见那些马甲吼叫着要包抄上来,那些巴牙喇及噶布什贤精骑,策马随在后面,个个手中出现沉重的飞斧,标枪等物,锐利的目光,紧紧盯着对面冲来的明军哨骑。

不过他们差了一步,失去先机,想要包抄,己经来不及。

铁蹄滚滚,谢一科等人,飞快地从两翼向他们掠去。

此时的揭一凤,更策马奔在了谢一科身前,第一个目标都是敌人关注的重点,板凳又岂能让自己敬佩的谢爷,处于最危险的境地?

他同样持铳在手,此时未近距离搏战,他的大铁锤自然派不上用场。他虽然对使用手铳火器不感冒,但不代表他用不好,事实上,揭一凤同样是尖哨营使用手铳最好的几人之一。

铁蹄沉重叩击地面,烟尘中,双方转眼呐喊冲过。

砰砰砰!

手铳声音响动,股股白烟冒起。

人叫马嘶。

揭一凤开了一铳,打中了一个鞑子马甲的马匹,那匹健马一声悲鸣,双蹄腾空,立时将马上的鞑子掀落尘埃,也不知是死是活。

揭一凤瞬间让手中手铳落下,看也不看,右手一抄,鞍桥皮套上的一把手铳,又出现在他的手中。

一个凌厉的黑影,带着忽忽的风声而来,揭一凤头一偏,却是一把飞斧,从他的脑门边飞过。

胯下马匹急速奔腾,揭一凤粗壮四方的身体也起伏不定。

就在胯下马匹腾到最高点,最平稳的一刻,揭一凤手一扬,砰的一声,又扣响板机。

一蓬火光冒起,燧石击发的火星,点燃揭一凤手铳火门内的引药,同时火门的引药,又点燃了铳管内的火药,巨响声中,猛烈的烟火从铳口处冒出。

就见右方三十余步外,一个身上披了三层甲的噶布什贤兵,口鼻之间鲜血溢出,他的胸口处,出现了一个大大的洞口。鲜血涔涔流出,他先是愕然,然后露出痛苦怨恨的表情,不甘心地滚落马下。

这鞑子确实不甘心,他征战多年,从步甲到马甲,到巴牙喇,最后选入噶布什贤超哈营,身经百战,出生入死,没想到最后却是一个便宜廉价,不起眼的小小弹丸,夺去了他的性命。

此时的弹丸穿透力虽弱,但动力不小,特别是靖边军的手铳。

这噶布什贤兵被击中时,立时如被揭一凤的大铁锤重重敲中。

巨大的力道传到他的身上,瞬间让他受了严重的内伤,口鼻间鲜血都涌了出来,加上重弹又落马,除非他的萨满大神立时降临,否则这鞑子必死无疑。

而这么远的距离能正面击中这鞑子,可见板凳的铳术非凡。

铳声响动,双方互掠而过,不时一个个鞑子惨叫落马,或是身下的马匹被击中嘶鸣。

随着铳声的,还有清兵投掷过来一波短斧、铁骨朵、标枪等物,击中了两翼一些夜不收人马。

虽说手铳是在剧烈颠簸的马背上发射,打的也是快速移动的目标,距离也远了些,不过这一轮下来,双方的交换还是差距明显。

夜不收中,只有谢一科这边有一战士马匹被标枪射中,将他掀下马去。这战士摔落马后,感觉五脏六腑都似乎移了位,不过他不敢怠慢,立时向右方翻滚,险险没被后方过来的友军马匹踏成肉泥。

虽然夜不收等人冲锋时,将剩余的马匹都存放在大丫等人所在,不过因为是雁阵,一匹马接跟一匹马,只前后位略有些斜斜而过,就算后面跟来的友军急紧策马避开,也有撞到落马战士的危险。

幸好他避开了,不过方一起身,一口鲜血就忍不住喷出,己是受了内伤。

不过身处险地,这夜不收不敢怠慢,忍住伤痛,紧急奔到垂死挣扎的马匹面前,取出兵器手铳在手,谨慎地环顾四周后,方从马上包裹中取出一些伤药服下。

又有马子仁那翼的战士,一个战士的马匹,同样被鞑子投来的一把飞斧切中马头。

这马痛楚之下狂惊狂跳,这夜不收难以控制,只能紧急下马。又有后位一战士运气不佳,刚刚扣动板机,一个铁骨朵狠狠击中他的胸口,他胸骨尽碎,狂喷鲜血落于马下。

却是被一个鞑子葛布什贤兵射中。

不过总体而言,这么远的距离,清骑投掷过来的短斧、铁骨朵、标枪等物,大部分都未能扔到夜不收们的马前,或是扔不准。

夜不收受伤或落马的三人,皆尽是后方冲来的巴牙喇或葛布什贤兵造成。

这波冲锋,谢一科等人,却给那些正黄旗的鞑子,造成了十八个人马的伤亡。

其中大部分还是鞑子本人,至少有三成还是巴牙喇与葛布什贤兵。

取得这样的战果,一是谢一科等人打鞑子个措手不及,二是距离离得远,对方兵器失去大部分威力原故。

标枪,铁骨朵等物扔来,肉眼可以瞧见,反应敏捷的话,大可以避开。马上投掷武器,起手速度也略慢些,此时双方距离也远,鞑子投掷过来的精度力道都差。

而夜不收们的手铳,击发速度不用说,加上子弹打出没影,比较难躲,从两翼飞掠,也算是侧射,多少提高了命中率。

三也是手疾眼快的人,开了第二铳的原因。

这短暂的互掠距离,若是反应快,或许可以打出两铳,便如谢一科与揭一凤等人。

谢一科开了两铳,一铳落空,一铳却打中了一个巴牙喇。还有另一翼的马子仁,也开了两铳,不过他两铳都只打中鞑子的马匹,此外也有多个夜不收开了两铳。

反应略差的一些夜不收,高速运动的战马上,就只来得及打一铳,然后双方人员全部经过完毕。

不比靖边军这边受伤的人员,那些中弹落马的鞑子,便是此时不死,日后也包死,而且还将死得痛苦无比。

……

不过那些鞑子的倒霉不止于此,他们与明军互冲而过,奔去的方向,却是大丫,二丫,戏子等五个夜不收留守的地带。

他们众多马匹围成一圈,大丫等人,静悄悄地躲藏在内中,从外面看过去,便似乎内中无人一般。

却不料他们几人,早持鲁密铳,架设马鞍之上,紧紧地瞄准了那些奔来的鞑子兵。

大丫,二丫兄弟皆面貌清秀,戏子更有些娘娘腔的味道,不过任何小看他的人,都将付出血的代价。

戏子娘娘腔是娘娘腔,却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他戏班出身,常扮演花旦的角色,就是那些年轻活泼,俊俏伶俐的小家碧玉或丫鬟,便如《西厢记》中的红娘,《拾玉镯》中的孙玉姣。

大明男风盛行,某地豪强看中了戏子的“美色”,转动诡异心意,班主也从中撮合,软硬兼施。

戏子一怒之下,将班主与豪强尽数杀了,辗转反侧,来到了东路。机缘巧合后,进入当时的舜乡军,这些年随着板凳,立功不小,更打得一手的好铳。

在这些鞑子冲过来,进入百步后,再近了,戏子瞄准了一个前锋营的鞑子,果断扣动板机。

啪!

清脆的声音中,手中沉重长杆的鲁密铳喷出火光,那个葛布什贤兵,直挺挺从马上栽落下来。

与此同时,大丫兄弟,也各自瞄上一个巴牙喇,没有任何悲悯,啪啪声响中,前方两个人影晃了晃,一样歪着倒下。

三人飞快缩回马匹后面,同时互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漂亮二字。三人表情轻松,手上却不轻闲,都熟练地取出定装纸筒弹药,再次重新装填。

余下两个夜不收,同样露出欢喜之色,他们手持手铳,为大丫等人护卫戒备。

而那些正黄旗哨骑中间,各人却炸了锅般嚎叫起来:“铳手,有靖边军的长铳铳手。”

哗啦啦,他们急速拔开马匹,离这边远远的。

这些鞑子,冲杀奔掠过来时候,看到靖边军这么多马匹留在这方,他们还存了缴获辎重的心思,此时全没了。

大堆的马匹那边,在几声铳响后,重归静悄悄无声,不过在正黄旗众鞑子心中,那边却是诡异恐惧之地,便若那些马匹中,藏着无数伏兵一样。

……

达素心中怒极,看看身旁的人马,己经少了一大堆,余下皆是面带惊惶。这短短战事中,己方人马损失高达二十余,伤亡几乎达到三成,对方的伤亡人数却寥寥无几。

随自己哨探的五个葛布什贤勇士,更战死了三人,还有五个巴牙喇死伤,余下的马甲,哪个不是精锐?

自他从军起,从未受过如此大的挫折,往日之战,他率领部下,哪次不是以一奉十?只有此次伤亡巨大,成果寥寥,便是他自己,也不过用铁骨朵射中一个靖边军的夜不收罢了。

他咬牙切齿,可恶的靖边军,更可恶的火器。

然与他不一样,身旁余下的正黄旗哨骑均是惴惴,这些靖边军真是硬骨头,太难啃了,虽然斩杀他们军功雄厚,也要看自己有没有命享受不是?

便是那些强悍的正黄旗巴牙喇,同样现出迟疑与恼怒之色。这些可恶的明军哨骑,远远的用手铳轰击,他们一身的本事,只发挥得出一成,真是太憋屈了,不过再打下去……

“怎么办?是否再战?”

余下的哨骑们,都眼睁睁地看着达素,等待他的决定。

此时达素为主将,眼下清國軍律森严,未得主将许可,迟疑逃跑,达素都有权将他们当场斩杀。只是此时他们人数不到四十,己经不占优势,再打下去,胜负难料啊。

达素望着一百多步外的谢一科那边,看他们己经聚到一起,同样对这边指指点点。

他心下愤愤:“可恶的尼堪,隔着远远的打铳,不敢面对面搏战,真是胆小如鼠,可恨啊可恶。”

略略沉吟,终归是心下不甘,他说道:“我等出来哨探,虽探知一些大兴堡与东青堡情报,不过眼下损失如此之大,若不斩杀一些靖边军首级回去,图赖纛章京那边,怕是不好交待。”

他细细地看着谢一科那边:“不需多,只要能斩获一颗靖边军首级,我等就可以言遇到大队的靖边军哨骑,这样非但无过,反而有功。”

他说道:“先前被那些尼堪抢了先机,再次出战,说不得也要缠住那些蛮子,不让他们两翼包抄。面对面搏战,不相信这些蛮子,是我大清勇士的对手!”

在他鼓动下,这些窝了一肚子火的清骑都大吼怪叫起来,他们的凶虐之气被激发,个个发出野兽般的嚎叫。

……

马子仁领着右翼的战士,汇集到谢一科身旁,谢一科数了数,己方出战共三十三人,此时少了三人。

他看向场地右面一百多步外,虽然落马,但身上无伤的夜不收段成就,正搀扶着两位伤员,往大丫等人那边过去。

马圈中,己奔出二人紧急接应,似乎担忧明军这边趁机攻击,清兵那边,也没人出来阻拦。一些落马能动的清兵,同样挣扎起来,往他们大队奔去,明军这边,同样没人理会。

此战结果还是让谢一科满意的,他点头道:“刚才兄弟们打得不错!”

这是他跟姐夫王斗学的,战事结束后,总要表扬一番,这样可以提升士气。

果然众夜不收脸上,都露出欢快的神情,众人欢声畅笑,个个士气高涨,方才的战事,确实打得爽,打得妙。

沉重的铁锤,在揭一凤手中灵巧的耍动,似乎没有重量一般,他稳稳策于马上,看着那方的正黄旗鞑子,瓮声瓮气道:“谢爷,那些鞑子,看来还不死心啊。”

马子仁沉声道:“不用担忧,待会我们故伎重演,定然让那些鞑子溃败!”

谢一科摇头:“方才是打鞑子个措手不及,眼下就没有那么便宜了,他们肯定会冲过来缠战。”

众人都看向鞑子那边,接下来的战事,确实极有可能如此。

谢一科咬咬牙,狠狠道:“等会出战,我们列成三层队列,前两层错位,左手铳,右手兵器,后一层不持铳,只待混战时近距离轰击,老谢我身为千总,自然要排在第一层。”

他说道:“都听清楚了,一、二层,都待进入二十五步才开铳,而且不得右手持铳,违者,军法处置。”

不比侧翼隔得远远的轰击,这样面对面互冲,二、三十步开铳,一、两秒之内就有可能接触肉搏,所以只有打一铳的机会。而且若右手持铳,这相互间切换兵器的时候,不免手中的兵器准备不及,力道不强。

可能就因为这一点,双方兵器互击后,己方人马损落。

当然,清兵那边,同样有这个问题,他们若敢右手扔标枪、飞斧什么的,可能刚刚扔出,取兵器在右手,对方骑枪马槊己经刺到。

而骑战远远比步战残酷,需要敏锐的预判力,预判力,则需要酝酿。

酝酿的距离,至少需要十步,看准对方的薄弱之处,才能交战而过。

刚取兵器在右手,就想架住对方势谋己久的雷霆一击,很难有人办到,八九不离十,被对方的长枪马槊刺死。

所以前层的鞑子兵,只能用左手扔标枪,铁骨朵什么的,这精度不免差了一点,威力更差。

这点上,手铳倒是占了便宜,当然,后层一些鞑子倒可以右手扔武器,不过距离远了,同样精度差,威力小。

而且,清兵的投掷武器,为了提高准度,一般都是进入二十步内才发射,甚至十步内。谢一科要求手铳二十五步开铳,也多了数步的优势,虽然这精度也不尽人意。

此时己换成己方有优势了,不过对冲对战,伤亡不可避开,众夜不收都是紧咬着牙,没人畏惧退缩。

只要是人,死伤谁都惧怕,不过他们有种种理由,可以克制这种恐惧。

谢一科吩咐下来,众人皆是齐声应答,准备再次作战。

揭一凤的铁锤在手中挥舞一阵,却是看向谢一科,郑重道:“谢爷,我觉得您,还是到第三层为好,我靖边军非寻常明军,没有将官亲自冲锋在前的道理!”

众夜不收纷纷点头:“不错,哪有上官亲自领头冲阵的?我靖边军不兴这一套。”

“谢爷该向大将军学习,从不轻涉险地,如此我等搏杀时,也可安心些。”

马子仁看了谢一科一眼,虽然谢一科身份非凡,不过崇祯九年起,他就与谢一科并肩作战,一起出外哨探,多年下来,实将其人看作自己弟弟。

他沉声道:“第一层,由我指挥,谢爷到第三层去!”

众人一边七嘴八舌,一边将谢一科挤到后边。

感受着众兄弟的关爱,他们一双双热诚的眼睛,谢一科心中感动,深感自己回到尖哨营是对的。

谁都知道,第一层是最危险的,而这些兄弟,将安全的地方留给自己。

他虽然感动,不过他性格一向大大咧咧,很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只是气鼓鼓骂道:“这些个臭小子,敢将老谢我挤到一边,真是目无上官!”

……

旷野上的明军哨骑,清军哨骑,再次拔马对战。

他们都神情狰狞地看着对方,他们是这个时代最精锐的战士,他们都有死战不退的决心,能将内心的畏惧,深深的掩埋下去,他们的技艺,也是这个时代最出众的。

不约而同的,他们都以横阵对战。

那些清兵,他们同样排成了三排,每排十余人,马甲精骑在前,余下的巴牙喇与葛布什贤兵最后一排。

达素持着虎枪,神色阴沉地看着对面明军,他从军来战无不胜,他不信,他会在对面的军队手中铩羽而归。

谢一科持着马槊,两撇性感的小胡子偶尔跳动几下,他神情自信,舜乡军,靖边军成军来战无不胜,旌旗指处,群丑灰飞烟灭,今日也是如此。

忽然间,双方一起吼叫策马,举起自己兵器,一方大叫:“杀光鞑子!”

一方大叫:“杀光尼堪!”

铁蹄滚滚,两支铁流带起大股的烟尘,都劈头盖脸往对方撞去。

双方离得并不远,很快,他们就将碰撞在一起!

喜欢明末边军一小兵请大家收藏:(www.v3sy.com)明末边军一小兵v3书院更新速度最快。

明末边军一小兵最新章节 - 明末边军一小兵全文阅读 - 明末边军一小兵txt下载 - 老白牛的全部小说 - 明末边军一小兵 v3书院

猜你喜欢: 争宋回到明朝做千户唐砖猛卒续南明宋时行唐朝小闲人三国群英传之天下归龙绝品盗帅韩四当官寒门枭士恶汉明朝好丈夫武唐攻略乘龙佳婿春秋小领主明朝败家子北宋大丈夫承包大明大宋的智慧锦衣当国穿越之戏游江湖铁血女英续官居一品智谋三国朱门风流
完本推荐: 史上第一混乱全文阅读奸妃宫略全文阅读圣灵契约:风姬御大陆全文阅读恰似寒光遇骄阳全文阅读诡案组(全集)全文阅读总裁的失宠情人全文阅读君临全文阅读重生之龙在都市全文阅读奴婢小香肠全文阅读纯情小衙内全文阅读绝代御医乱王城:溯雪曲全文阅读明末极品无赖全文阅读娘子锦鲤运全文阅读破窍九天全文阅读红颜狂狮全文阅读豪门钻石妻全文阅读盖世魔君全文阅读世婚全文阅读偷心合租:复仇天使的逆袭全文阅读小怪兽斗倒奥特曼:楚王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他的眼里有暖阳纣临丹神归来仙宫医妃惊世我的一天有48小时朔明逍遥侯青梅竹马小悍妻农女大翻身:拐个王爷好种田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神天才神医宠妃前任无双神医弃女黎明之剑复南冠 gl箭魔超脑特勤组替天行盗这个地球有点凶还看今朝掌欢圣墟山村透视兵王超神机械师天神诀都市之最牛神豪系统桃花绚烂时至高主宰老板,夫人逃跑了!

明末边军一小兵最新章节手机版 - 明末边军一小兵全文阅读手机版 - 明末边军一小兵txt下载手机版 - 老白牛的全部小说 - 明末边军一小兵 v3书院移动版 - v3书院手机站